贵宾登录

虎啸啸

日期: 2022-02-24 17:55
html模版虎啸啸

□ 路来森

虎年,谈虎。

新近,从网上购买了一件摆件儿“虎啸山河”:一只老虎,昂首挺胸,虎口大张,宛然啸声阵阵,啸声如涛。

虎,乃百兽之王,喜欢生活在深山巨谷之中;“虎落平阳被犬欺”,虎,一旦离开深山巨谷,其雄姿,也就难以展现了。所以说,“虎啸山河”之命意,真好,“山河”,是大背景,啸声震山河,虎之雄姿,之威风,之咆哮声,就得以充分表现矣。

佛门传说,庐山东林寺前,有条叫虎溪的小河。东晋时,高僧惠远,立志修行,写下誓约:“影不出户,迹不入俗,送客不过虎溪桥。”后,终成佛教“净土宗”的立派领袖。当时,惠远名声极大,故尔,慕名而来的朝拜者甚多。一日,东晋隐士陶渊明、南北朝道教宗师陆修静前来拜访,三人相谈投缘,送客时,惠远等三人,竟不知不觉过了虎溪,于是,引得溪内的老虎,啸鸣而起,三人方才醒悟,仰天大笑。

这就是史上留传的“虎溪三笑”故事。而实际上,这三个人相差百十年,根本不能相晤,这只是后人臆想所成,预示着“儒释道”,三教合一。

三教是否合一,我并不感兴趣,我感兴趣的是那只老虎。那是一只怎样的老虎啊?不仅通灵性,竟至,通佛性啊。

有趣的是,“虎溪三笑”从此也就成为了一个绘画主题,历代画家,多有就此绘画者。

最出名的,当属南宋?佚名的《虎溪三笑图》:参天大树下,虎溪蜿蜒而过,夹岸丘石嶙峋,河水浪花飞溅,空中雾气霭霭;几位童子,或肩负包袱,或牵驴而立,形象朴实天真;画面中间突出处,是三位老者:俱然宽衣大袍,仰天大笑,笑得放纵,笑得开心,尽显知音之情状,客人和送客者浑然不分,真可谓“融为一体”了。

遗憾的是,画面无虎,虎在何处?虎在溪深处。

虎,入画,但画虎不易,因为“画虎不成反类犬”。况且,虎之形,好画,而虎之气势,虎之威风,虎之精神气度,则难画矣。

画虎的画家,唐代以前,似乎不多。唐以后,则渐多。而且,早时古人所画之虎,有一个普遍的缺点:虎形象的逼真度不够,写意,大于形象。

五代?佚名,画有一幅《醒虎图》,龙虎娱乐,很显然,是画的睡觉初醒的老虎:一只老虎,四爪着地,蹲坐在一块岩石上,眼睛大张,却无神,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,一副慵懒的情态,倒更似一只大懒猫。

此后,历代画虎者,多有。如宋代的包鼎、李公麟等。尤其是李公麟,据说其所画之虎,俱为“秃尾巴虎”,因为太形象逼真了,怕一画上尾巴,老虎就活了,会吃人的。

延至清代,画虎的绘画,虎之形象,即可谓“形神兼备”矣。

清?马负图,画有一幅《虎图》,是一只蹲坐的老虎:虎之身体,毛色斑纹清晰,老虎体型肥硕,虎爪硕大,极有力量感,虽是蹲坐状态,但其身体内蕴的力量,似乎正处在随时爆发之中;其眼睛,则目视前方,仿佛有所思,让人感觉,这只老虎,或许是一只“会思想”的老虎。同样是清人的高其佩,则画有一幅《猛虎图》,其画面,构思独特:这是一只上山虎,虎之面部,几乎看不到,只露着两只竖起的耳朵;我们看到的,只是老虎浑圆的身体,和它肥厚的臀部,以及甩到一边的尾巴。这只老虎,同样是斑纹清晰,体型硕大,它正行走在雪地中,迤逦而行,却尽显王者之优雅、从容。它“猛”在何处?或许,就“猛”在这份从容和优雅上,它是不怒自威。它没有啸,我想,如果它一啸,定然会声震山谷的。

现当代,画虎的画家,愈多。

其特点是,虎之形象,愈加逼真、传神。最出名的,大概当属张大千的二弟张善?了。他有“虎痴”之称,据说,他为了画好老虎,竟然将幼虎养在家中。他画的虎,可谓百态尽显:上山虎、下山虎,林中虎、眺崖虎,群虎、单虎,难可一一陈述。而他《虎轴》中的“竹林虎”,最显虎之雄姿,正如他诗中所言:“万竹萧萧烟雨中,气求声应啸生风。”

竹啸,虎亦啸;虎啸之声,呼呼生风啊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